蒐尋本站(Google AJAX Search)

2009年2月23日

【DRAM】賽局理論很難,你不懂我知道了啦…

看一則明明不是很懂經濟學理論的新聞:
這種社會擺明了就是:「我比你懂理論哦,不要反抗我哦!」的態度

工商時報 2009.02.23

社論-由賽局理論談DRAM整併問題的最適解
本報訊

     經濟部預定二月底前,公佈DRAM產業整併架構。面對此一牽涉層面廣泛的議題,如何才能創造對我國整體產業、相關廠商及債權銀行「三贏」局面,值得關切。

     DRAM產業長期以來就一直是寡頭壟斷的局面,只是這個賽局的複雜度遠勝於一般產業:從產業佈局的範圍來看,擴及全球市場,而不是一個區域性的產業;從產業關連的角度來看,影響(或受影響)的產業包括大部分的3C硬體、軟體產業;從資金的需求來看,幾乎是個無底坑,單是一座12吋廠就要新台幣四、五百億元。以全球的眼光來看,DRAM產業目前是韓、美、日三個擁有自主技術的國家間勾心鬥角的「三國演義」,其中以韓國三星最具優勢(雖然去年第四季也出現虧損)。臺灣雖然沒有自主技術,卻擁有龐大產能,倒向哪一方,都會使整個全球DRAM霸主的地位受到極大的衝擊或改變。因此,DRAM產業以全球觀點而言是一個「三國演義」的賽局。

     另外就國內觀點來看,力晶、瑞晶與日本爾必達結盟,南亞科、華亞科原與奇夢達結盟,目前已轉與美國美光結盟;至於茂德原與韓國海力士結盟,而海力士近幾年來經過幾次起起落落,目前在這一波景氣衰退巨浪下似乎已經自顧不暇、瀕於滅頂,致使茂德與之脫勾,準備琵琶別抱,投入美光或爾必達陣營;因此,有一小段時期,茂德可以說是左右逢源,成為雙方拉攏的對象,這又是另一個「三國演義」的故事。

     其實政府與本國DRAM業者、外國DRAM業者間也是另一種形式的「三國演義」:以政府發展產業的立場而言,不希望只對本國沒有技術基礎的業者作暫時的紓困,而是希望在整併國內業者的同時,藉著資金挹注的機會要求國外技術母廠移轉技術給國內業者,好讓DRAM在台灣不再是個無根的產業;然而國外技術母廠諸如美光、爾必達等豈肯把他們的搖錢樹甚至是存活的命脈輕易地釋放出來?至於國內廠商根據他們與技術母廠長久合作的經驗,知道與母廠談技術生根移轉,近乎緣木求魚,因此也無奈地抱著「債多不愁」的心態,認為政府必將給予紓困,否則廠商倒閉勢將拖累國內金融機構,並使已經嚴峻的失業情勢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 有關前述全球技術大廠的「三國演義」、本國DRAM兩大陣營加上茂德的「三國演義」、以及政府與國內DRAM廠商及國外技術母廠間的另個「三國演義」,即使是賽局理論的學者專家也看得眼花撩亂,難道就真的無解嗎?其實可能有多種解:一、國際大廠合組產業卡特爾(Cartel),即國際大廠聯合壟斷,一起減產,使DRAM價格回升,此舉看似容易,但因各廠彼此心懷鬼胎,成功機會不大,尤以韓國三星企圖讓其他大廠關門,以便成為獨佔霸主;二、台灣政府以資金挹注的方式,完成台美聯盟、或台日聯盟或台美日聯盟。然而,政府應該放棄以資金購買技術的傳統思維,因為即使台灣政府不幫忙,日本或美國政府最終對爾必達或美光紓困的可能性並非沒有,畢竟他們都是有技術實力的廠商。更進一步說,即使爾必達或美光迫於情勢,接受台灣資金,放出部分技術,台灣廠商是否有能力承接,從而發展為獨立自主技術,不再仰人鼻息呢?

     因此,我們認為這個賽局的最佳解,應從全球觀點、長期觀點作突破性的處理:政府應放大格局,要求爾必達直接與力晶、瑞晶(及茂德)合併,或要求美光直接與南亞科、華亞科(及茂德),成為技術與產能兼具的超級大廠,才有能力與韓國三星抗衡。作法上政府以現金直接投資爾必達或美光,其中部分為普通股,部分為特別股或可轉換公司債,普通股的部分用以取得一定的董事席位,特別股或可轉債的部分短期內可取得孳息,長期(轉換為股權後)可增加持股,提高影響力;至於國內廠商則以廠房、設備(意即以產能)做價取得爾必達或美光的股權及董事席位。如此安排,才能使國內廠商不再一直做為國際大廠的附庸,銀行對國內無根產業的廠商債權,轉為對國際級具競爭力大廠的債權,國際大廠則因這種內部化(internalization)的安排,會以全公司的利益為導向,不會發生原先技術母廠吃香喝辣、台灣廠商喝湯啃骨頭的利益不均現象。

     然而,國內廠商的負責人可能不一定樂意此安排,因為他們原本當老闆,經過這樣的安排後只能成為經營團隊成員。在這方面,我們要奉勸若有此心態的負責人,眼光要放大、放遠,若他確有經營長才,成為國際大廠的執行長也未必不可能。在前述安排下,國內DRAM廠商躋身為國際級大廠、銀行債權也更為安穩、台灣的DRAM產業不再是無根的產業,雖然不是全然由本國人經營,但只要對全體國人有利,這又有何妨呢?

 

標題寫的很帥:「由賽局理論談DRAM整併問題的最適解」…

只是寫沒幾段又是
即使是賽局理論的學者專家也看得眼花撩亂,難道就真的無解嗎?」我咧…

沒錯啦…他是寫「賽局理論談」,但是如果不適用,幹麻特意選一個賽局理論;

現在的 DRAM 產業,是用賽局理論去求解的時候嗎?

有種就把求最適解的過程列出來,去找經濟學博士來背書啊…

明明就是你自己高興先把將結論寫出來,然後拿一個比較炫的理論來背書…

照這種寫法,我也可以寫一篇「由賽局理論談不抱怨運動之愛台十二項建設之最適解」反正亂蓋一通都是你高興就好。

拜託,這個賽局中,利益的關係者到底是誰?
(1)台灣廠商
(2)政府

那麼(3)人民呢? 要不要寫一下每一個策略背後會花多少錢呢?

看一下社論,我們的選項只有:
(1)全世界DRAM產業一起漲
(2)政府出錢買技術送給台廠(股權分離)
(3)政府出錢要求技術母廠與台廠合併(股權合併)

看看第(1)項好了,前陣子美帝要把一些 LCD 的高階主管(例:中華映管)捉去美國關了;你覺得第(1)項策略是可以玩多久;想要在美國辦DRAM高階主管同學會啊?
第(2)項策略,人民、銀行為什麼要借錢給人玩免費的啊?
第(3)項策略,報紙考量的還是台廠負責人的利益,後來寫的「雖然不是全然由本國人經營,但只要對全體國人有利,這又有何妨呢?」只是硬生出來的吧…

為什麼,政府要出大錢去幫特定公司呢?
「救產業不救特定公司?」
笑死人了,產業特性就是這樣啊?
你以為DRAM 製造廠有辦法有個幾百家,像休閒小站賣紅茶一樣啊?

第(2)項、第(3)頁,就是要政府出錢啦?

為什麼,沒有第(4)選項:讓部份廠商自然退出市場???
這應該才是大部份經濟學家的主要想法吧
不是很愛用經濟學理論? 不是很喜歡背後搞經濟學家一刀嗎?
這一篇怎麼沒有經濟學家出來背書啊?

哦! 原來是最近的經濟學家都很愛亂說話啊…

高希均:企業體質差 就讓它倒

【聯合報╱記者李順德/台北報導】

2009.02.14 02:29 am

遠見雜誌創辦人高希均等多位行政院政務顧問,昨天在行政院長劉兆玄的顧問餐會上主張,政府不應在這波景氣危機下出手救產業,特別是體質不好的產業,該倒就讓它倒。

高希均指出,他過去一直倡導,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,企業經營本來就有風險,要自負盈虧,不能在賺錢的時候放進自己口袋;虧錢時卻要政府救。他預測,這一波景氣危機,越敢讓企業倒的國家,在景氣復甦時,翻爬的速度就會越快,越能當「領頭羊」。

高希均與經濟學者馬凱、中研院院士管中閔、前立委劉憶如等人都傾向自由經濟主張。管中閔也說,體質好的企業因金融海嘯衝擊,救不救可以觀察;但如果長期體質都不好的企業,政府不應救。

劉兆玄昨天在台北賓館宴請三十位政務顧問,徵詢意見。與劉揆同桌的還有工商協進會理事長黃茂雄、台灣花旗環球董事長杜英宗等,高希均等自由派學者不應該救產業的談話,讓餐會氣氛一度緊張。

黃茂雄就回應,有些關鍵性產業、體質還不錯的產業,如果出問題,還是應該救。

 

DRAM 這麼好賺又能替人民帶來所謂的「利益」,
建議旺旺集團可以增資個幾百億來要求爾必達、美光釋出部分合併後的股權哦!

以後價格不好的時候,還可以買仙貝送DRAM;這樣子三星集團就輸定啦…

 

1 則留言:

  1. 買仙貝送DRAM...



    對不起,我笑了~

    回覆刪除

歡迎留下你的想法
只要您擁有 Google 或 OpenId帳號即可留言
待檢查後即可顯示於網頁

隨機推薦

Powered by Stuff-a-Blog
/*以下是google分析的程式碼 /*以上是google分析的程式碼